http://brewstercanada.cn

从小境门到大境门——“外国专家看中国·聚焦崇礼”随感

科技日报记者 李钊

随着“外国专家中国行——聚焦崇礼”的步伐,我第二次来到张家口,走天路,踏雪场,徜徉于大、小境门之畔,不觉豪情勃发、意兴飞扬。

去年来张家口,只有短短两天时间,虽然震撼于氢能源在张家口的广泛应用,但没来得及去大境门,一睹“大好河山”的壮美,留了个小小的遗憾。这次托外国专家的福,终于得偿心愿。

其实自己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为啥这么重要的地方叫大境门呢?因为长城上其他重要隘口取得都是山海关、嘉峪关、镇北台这种雄浑大气的名字,唯独大境门有点不明就里,一个“门”字怎么足以说明张家口战略地位的重要性呢?

张家口大境门管理处的同志解开了我们心中的疑问,之所以叫大境门,是因为旁边还有个小境门(也叫西境门)。境门境门,顾名思义,就是边境上的一个门,而当亲眼看到明万历41年(公元1613年)开通,高2.7米,宽仅1.62米的小境门时,瞬间焕然大悟,这可不就是城墙上的一个小门嘛,甚至不如当今一户普通居民家里的门。可就是这样一个小门洞,却是终明之世,进出张家口的唯一通道,也是鼎鼎大名张库大道的起点。

有了小境门做对比,旁边建成于清顺治元年(1644年)的大境门就不难理解了,同样是城墙上的一个门,可是要大的多,长12米,宽7.5米。正是这样包容恢宏的气度,造就了张家口的百年辉煌。康熙平定噶尔丹后不久,张家口文人张自成被长城内外祥和繁荣的景象所感动,于1709年挥笔写下“内外一统”四个大字,镌刻在大境门外的石壁上,自此,张家口二百多年来再无战事,逐渐发展成为中国北方著名的陆路商埠,到19世纪末,张家口依然十分繁华,年贸易额曾达到1.5亿两白银。正是由于张家口的繁荣和重要战略地位,清朝把第一条国有铁路也修到了这里,这就是1909年由詹天佑设计施工的京张铁路。

站在大境门前,抬头仰望1927年,最后一任察哈尔都统高维岳所提写的“大好河山”四个大字,感慨万千。曾几何时,积贫积弱的中国任人宰割,大好河山也生灵涂炭,现如今,新中国即将迎来七十华诞,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百业兴旺,抚今追昔,不能不让人倍加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张家口自古就是一座英雄之城,铁马金戈、豪气冲天。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爱国将领吉鸿昌率领抗日同盟军宣誓出征,北出大境门,抗击日寇,收复失地。1945年8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从大境门攻入张家口,从日寇手中解放了这座塞外古城。1948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国民党五万人马全歼于大境门之外,张家口获得第二次解放,平津战役的序幕也由此拉开。

2022年,第24届冬季奥运会部分赛事即将在张家口市崇礼区举办,百年古城也迎来了全新的发展机遇。我们这次参访采风的重点是崇礼区,也是冬奥会雪上项目的举办地,五天时间里,来自美国、德国和孟加拉国的外国朋友们走遍了几乎每一处奥运场馆和配套设施,他们对崇礼小城的清新秀美和奥运场馆的健全完善赞不绝口。

崇礼是两山之间的一道谷地,张家口的母亲河——清水河从里流过,两岸山坡平缓舒展,非常适宜于开展雪上运动。自1996年第一个专业滑雪场建成以来,经过短短二十几年的发展,崇礼已经拥有了万龙、云顶、太舞、多乐美地、长城岭等七家滑雪场,其中万龙等四家雪场更是名列中国十大滑雪场,一个小小的县城能够拥有四家国内顶级雪场,中国雪都的美誉名不虚传。冬奥会能够最终花落北京,崇礼完善健全的冰雪运动设施条件功不可没。

回望历史,转瞬千年;放眼未来,大步向前。明朝坐拥一十三省的雄厚积淀,却小里小气的只在边境上开个小洞,以为限制往来就能避免外患,结果最终还是亡于北方游牧民族的铁蹄;反观清朝统治者入关之初,就在小境门之旁另开大境门,敞开怀抱,沟通四方,化武城为商城,缔造了张家口的百年繁荣。让人唏嘘感慨的是,满清贵族最终还是重蹈了朱明王朝的覆辙,从包容开放转向闭关锁国,直接导致了中国遭遇近代百年的屈辱黑暗。

历史雄辩地证明,只有开放,才能共赢,只有合作,才能发展。而一切画地为牢、封闭保守的行径都将作茧自缚、损人害己。今天的张家口,现代的崇礼区,正在张开自己博大的胸怀,喜纳四海宾,畅迎五洲朋,走在张家口和崇礼的大小街道上,随处可见奥运标语,彰显着这座城市的风度与大气。

从小境门到大境门,不仅是尺度的变化,更是心境的放大。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2018年11月1日,我第一次来到张家口时,京张高铁的第一条铁轨刚刚铺下,2019年6月12日的今天,我第二次来到张家口,京张高铁全线铁轨恰好铺设完毕,预计今年年底就可以通车。这是一种神奇的缘分,非常期待第三次来张家口时,就可以搭乘高铁,从北京北站上车,感受一下50分钟直达的快捷与便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